炮炮视频下载

紋身男打完電話之後,戳手指着趙青青道:“你死了,今天你死定了,等老子的兄弟一來,弄不死你們!”

“儘管叫,有多少人叫多少人過來。”趙青青最不怕這種人,看起來兇戾狠辣,其實最是欺軟怕硬,“看看我會不會怕!”

“哼,裝,接着裝!”紋身男只覺得趙青青是在死撐,“今天不讓你知道知道厲害,老子就不算男人!”

趙青青愈發厭惡地看着這人,冷聲説道:“你這種人最是廢物,只敢欺負沒有還手之力的女人,稍稍吃點憋就打電話叫人,別説男人了你連人都不算。”

“艹!”紋身男顯然被趙青青的話給刺到了軟處,氣急敗壞地吼了起來:“你説什麼!”

趙青青狠狠地瞪了他一眼:“説你是廢物,你有意見?”

紋身男還真的有些怕了,但是眾目睽睽之下,又不想表現出來自己被一個女人嚇走,只得喝罵道:“你別囂張,等我弟兄們來了,你就知道厲害了。”

趙青青不爽地説道:“雖然可以確定,你那些兄弟肯定是跟你一路的貨色。不過,你以為在他們來之前,你就可以沒事了嗎?”

“嗯,你什麼意思?”紋身男一愣,不禁露出了費解的神色。

下一秒,他就明白趙青青的話是什麼意思了。

“嘭!”

紋身男整個人被趙青青一腳給踹飛到了店外,撞到了對面的牆壁,直接昏死了過去。

森系小姐比花兒美清純花海唯美照

很快街角冒出來兩個人,把昏死過去的紋身男給拖走了。趙青青一眼便看出來就是剛才紋身男的兩個同伴,不過對此並沒有放在心上。“啊,謝謝你。”李麗麗驚魂未定,不過還是向趙青青表達了感謝,只是心中更加惶恐了,“有機會的話,我會好好感謝你的,不過現在我得走了,萬一他叫的人過來了,那

我就走不了了。”

“你不用走。”趙青青伸手拉住了她,“他應該知道你住哪兒,就算你現在跑回去搬家也來不及的,他遲早還會找到你,不如這次徹底把事情解決了吧。”

李麗麗心想也是,不免有些絕望:“要是能解決的話,早就解決了。他就是不想我好過,想盡一切辦法逼死我。”“所以不能就這麼算了。”趙青青一臉堅定的表情,衝李麗麗説道:“這事今天我管到底了,他叫多少人過來都沒用。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,也詳細説説,我好心裏

有底。”“好吧,那就拜託你了。”李麗麗本來還有些猶豫,不過想想以她自己的能力確實沒力法擺脱紋身男,她感覺趙青青不但武力值很高,身份好像也很不簡單的樣子,於是

決定賭一把。趙青青把李麗麗拉到了座位邊上,開始詢問起來他們兩人之間具體的恩怨糾葛,而夏天仍舊在不緊不慢地吃着東西,對剛才發生的事情根本半點也不感興趣,半點注意力

也不曾分散過。

“我把我表弟也叫過來的,他在外面,可能也會有些危險。”李麗麗坐下之後,不禁想起來跟她打電話的人。

趙青青點了點頭,保護一個人是保,保兩個人也是保,反正沒差。

很快,一個高高瘦瘦的年輕男孩匆匆忙忙走了進來,眼睛掃了一圈室內的客人,然後就看到了李麗麗,連忙小跑過來。

“姐,你沒事吧,那個人渣是不是又打你了!”年輕男孩十分擔心地看着李麗麗,“給我看看,哪兒受傷了。”

李麗麗擺了擺手,示意對方冷靜下來:“幸虧有這位小姐出手幫忙,我沒有受傷。”“啊,你好,我姓狄,你叫我小狄就行了,謝謝你救了我表姐。”年輕男孩這時候才注意到趙青青,不由得看呆了,心裏湧起一個念頭,世界上竟然還有這麼漂亮的女人,

不過很快回過神來,鄭重地衝趙青青鞠了一躬。

“無妨,先坐下吧。”趙青青淡淡一笑,“隨便吃點東西吧。”

“哦哦哦。”小狄愣了愣神,在李麗麗的拉扯下,才坐在了她身邊。

李麗麗這時候心緒才慢慢恢復了過來,衝趙青青和夏天笑着問道:“光忙着感謝,到現在還沒有問兩位恩人的名字呢。”

“我叫趙青青,他是我男朋友夏天。”趙青青隨口做了一個介紹,相當地言簡意駭:“至於身份嘛,不大方便説。不過你放心,解決一些街頭小混混,還是不在話下的。”

李麗麗笑了笑,不無感激地説道:“其實趙小姐出手幫了我,這已經是天大的人情了,我又怎麼敢有其他的奢望呢。只希望鄭豪他以後能別再來找我就好了。”

“除非那個人渣死了,否則怎麼可能。”小狄有些憤慨地説道:“表姐,早跟你説了,就你被他勒索的錢,都夠買他一條命了。”

“小狄,你胡説什麼。”李麗麗不滿地瞪了年輕男孩一眼,開口訓道:“現在是法制社會,不要老是有這種喊打喊殺的想法,你才剛上高中,千萬別跟着學壞了!”

小狄一臉無語,不滿地嘀咕起來:“姐,你跟他怎麼沒這麼硬氣,説我倒是一套一套的。”

“你説什麼?”李麗麗眼睛又是一瞪,“我是你姐,管你你還有意見了?”

小狄不敢反駁:“沒、沒有。”

“你姐是在乎你,才會對你嚴格。”趙青青笑着解釋了一句:“而那個人渣,已經喪心病狂了,根本沒辦法溝通,硬氣也沒用的。”李麗麗嘆了口氣,不無感概地説道:“其實這也是我自找的,以前眼瞎了,才會看上這種人,以至於現在連累了家人和朋友,可能還會連累趙小姐你們了,要不我們還是先

離開這裏吧?”

趙青青一臉漫不經心地問道:“那個鄭豪是幹什麼的,你怕成這樣?”“他能是什麼人,就是二流子,街頭混混而已。”李麗麗有些諱莫如深,小狄卻是心直口快,一點也沒有顧忌:“坐過幾次牢,聽説在牢裏認了一個什麼大哥,現在看着挺風

光的。”

趙青青看着李麗麗,又問道:“那你們是怎麼認識的?”“那大概是十一二年前的事情了。”李麗麗不由得陷入了回憶之中,緩緩説道:“那時候我還在上中學,家裏出了些變故,就到帝京來投奔一個遠房姑姑。結果到了才發現姑

姑家被一個壞蛋給拆了,而且她爸好像還被那個壞蛋給殺了,其他的家人也大多都被抓了……”

“嗯?”趙青青聽着這一段故事,感覺莫明有點熟悉,好像在哪兒聽過,一時半會兒又想不起來,只得説道:“你接着説。”

“後來姑姑也出事了,被人抓走了。”李麗麗嘆了口氣,接着説道:“那時候鄭豪出現了,他自稱是富二代,説是可以幫我把姑姑撈出來,前提是讓我嫁給他。”

“等等!”趙青青皺起了眉頭,疑惑地問道:“那時候你還沒成年吧!真特麼的禽獸,早知道剛才就該閹了他!”“啊,他那時候還沒壞到那個地步。”李麗麗連忙搖了搖頭,辯解道:“他是讓我高中畢業後嫁給他,不過我勉強推到了大學期間。反正答應他之後,我姑姑確實出來了,然

後……”

小狄忍不住吐槽道:“其實我媽能出來,跟那個姓鄭的一點關係也沒有。”

趙青青聽着聽着,快被他們幾人之間的關係給繞糊塗了:“等等,他是你表弟,那他媽媽怎麼是你姑姑?姑侄姑侄,他不應該是你堂弟嘛。”

“呵呵。”李麗麗輕笑了一聲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:“小狄是我表弟沒錯,後來又被我姑姑收為了養子,這裏面的關係是有些複雜。”

“算了,還是説説那個鄭豪的事吧。”趙青青沒興趣研究別人家的旗譜,於是略過了這個話題。李麗麗想到鄭豪這個人,情緒不由自主地就有些低落起來:“我大二的時候,鄭豪就逼着我跟他結婚了,説是因為我姑姑的事情,害得他家裏也被調查了,要我必須補償他

。“停頓一下,李麗麗繼續説道:”那時候我其實已經知道他根本不是什麼富二代,不過這也沒關係,我本來也不貪圖他什麼。我看他其實心地不壞,而且確實也在我姑姑的事

情上出過力,所以即便家裏人反對,還是跟他結了婚,只是希望他能夠從此走上正路,不要在街頭瞎混了。”

“真是一個傻姐姐。”小狄搖頭不已,“你也太容易被騙了。”李麗麗也沒有辯解,只是一臉平靜地接着説道:“可惜,他實在秉性難移,結婚後仍舊跟不三不四的朋友來往,經常出去爛賭,我幫他還是好幾次賭債,連我家裏人都被那些放貸的追討過幾次。我稍稍過問一兩句,他就打我,之後又因為傷人進去了,我實在無法忍受了就跟他離了婚,當時給了他十萬塊錢,説好互不相欠,結果他一出獄又

糾纏上了我。嗚嗚嗚!”

説到傷心處,李麗麗不由得捂面哭了起來。

小狄在一旁細聲細語地安慰起她來。

“小狄,麗麗,你們在這裏啊,真是擔心死我了!”這時候,一箇中年女子推門闖了進來,掃視到小狄和李麗麗後,急衝衝地走了過來。只是等她走到近前,看到了夏天的臉時,忽然臉色大變,抄起手中的包包就朝夏天打了過去,嘴裏還尖叫道:“啊,打死你個殺人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