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身狗专用软件

.

“什麼?”

聽到白小飛説的考驗要求,鍾君等人頓時就震驚了:“要阿邦一個人去對付那些小鬼子化成的屍鬼?!”

“這不是讓他去送死嗎?”

“絕對不行!”

“……”

鍾君和碧心的反應最大。

畢竟一個是鍾邦的姐姐,一個是他的愛人。看到考核難度居然這麼變態,自然關心則亂。

至於其餘的幾個小姐妹……

好吧~

她們震驚歸震驚。

但卻並沒有太大的發言權,頂多就是在一旁助威而已。

復古軟妹子唯美温馨私房

鍾邦:“……”

他愣在原地。

顯然也沒想到,白小飛提出的考核,居然是這個。而且要求還如此嚴苛,甚至是不近人情。

畢竟……

他鐘邦雖然是五世奇人的命格,但現在就是一個普通的小警員,除了能打點之外,沒有任何的特殊能力。

而那些小鬼子化身的屍鬼,雖然現在還沒有甦醒,但絕對不是尋常人,尤其是一個人所能抗衡的。

更何況。

在經歷的未來之中。

那個叫什麼酒井的小鬼子少佐,手中更是擁有一把威力強大的魔刀,可以吞噬和吸收砍中之人的精氣。

就連強如毛小方這等宗師級的道門高手,負傷之後,也必須要在至陽至熱之地修煉恢復七天才能復原……

他鐘邦現在就一個普通凡人,怎麼跟這些小鬼子們鬥?

這簡直跟讓他去送死,沒什麼分別!

“呵呵……”

白小飛卻笑得很燦爛。

看着眾人一臉懵逼和懷疑的神情,淡然道:“你們大可以放心,我既然想要收鍾邦作為弟子,自然不會讓他送死的。這次的考核,看似沒有任何勝算,卻也並非沒有機會!”

“至於能不能找到應對之法,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,否則又怎會叫做考驗呢?”

“時間期限是一個月,我等着你的好消息。”

“那麼,再見了!”

“……”

跟上次一樣。

説完之後,白小飛便消失不見了。

只留下鍾邦等人在七姐妹堂,一臉的苦逼和鬱悶,不知該如何應對此次的考核任務。

最最關鍵的是,鍾君等人還不能幫忙。

這就很操蛋!

……

且不管鍾邦那邊什麼情況。

這邊。

白小飛出現在了一處山洞之中,山洞很大,寬闊十足,裏面被改造得明亮無比,絲毫沒有陰森和潮濕之感。

除此之外。

洞穴中還有很多的科技設備,以及不明覺厲的機器人在忙碌着,這裏儼然就是一處充滿未來氣息的祕密研究室。

而此刻……

研究室的一架手術枱上,一個有着人形,但卻長着詭異的狼毛和尖牙利爪的生物,正被綁在上面,由幾個科研機器人進行着各種生物樣本解析和研究。

那個生物,正是前天時候,告魯斯伯爵帶回來的魔界狼妖,雖然實力不高,但卻已經化形。

只是化形的還不夠徹底,有着人形與狼的雙重特徵,算是白小飛比較感興趣的一個實驗樣本。

因為……

按照這個世界的整體程度,靈氣如此枯竭的情況下,妖修之類的存在,應該是無法化形的。

可它們卻偏偏做到了。

這就很奇怪!

所以。

就有了現在的試驗。

而經過這兩天的不斷深入研究,白小飛也掌握了其中了一些特殊因素,以及疑似化形的祕密所在。

當然。

準確與否,尚未得知。

畢竟從開始研究,到現在過程時間太短了,能有現在的研究成果,那已經是非常幸運了。

想要更進一步,那就得進行實踐操作才行。

對此。

白小飛的態度是肯定的。

於是,拉法爾和告魯斯伯爵,就又有了新任務——在魔界抓捕一些尚未化形的小妖崽子。

某人準備用研究出的試驗數據資料,來進行人工培育,看看能否讓小妖崽子成功化形。

甚至……

如果這些妖修,注射了一些其他的超科技血清的話,又會有怎樣的變化和提升?

科技和修仙並存,是否真的可行?

總之。

閒着也是閒着。

總要找些事情來做的,而白小飛的這具分身,就充分展現出了科學家的瘋狂本性。

而那些被選為試驗目標的妖修們,就比較悲催了。

不是當場被拉法爾和告魯斯伯爵給打殺消滅了,就是被抓來這裏,當成了小白鼠進行試驗。

只有一些運氣比較好的,勉強逃脱了抓捕,將消息帶給了魔界的其他同類修士們。

然後……

真個魔界都震動了。

妖修們人人自危,到處都是恐懼和顫慄。

這個時候。

有個高的站了出來,振臂一呼,想要趁勢坐上盟主和魔王之位,進而統領眾妖修,聯合起來對抗那兩個可惡的人類。

而最終的結果就是,劇情中的月狼成功勝出。

成為了第一任魔界之王。

畢竟……

月狼的實力很強。

不論是血統出身,還是境界修為,都遠超其他妖修。再加上他身邊還有兩個實力同樣不差的小弟……

其餘的妖修自然很難與之較量。

但可惜的是。

月狼成為魔王之後,還沒有高興兩天,拉法爾和告魯斯伯爵,就殺到了他的面前。

雙方沒什麼好説的,直接就展開了驚天動地的大戰。

而最終的結果,卻是平手!

是的!

你沒有看錯。

拉法爾和告魯斯伯爵,居然沒能順利的拿下月狼。

這並非是他兩人不給力,而是月狼那邊的高手實在太多了,整個妖修幾乎都聯合了起來,光憑拉法爾和告魯斯伯爵兩個人,實在是難以撼動這個特殊團體。

當然。

月狼他們也沒有落到什麼好處。

拉法爾和告魯斯伯爵雖然失敗了,但卻並沒有受到任何傷害,反觀月狼這邊的妖修聯盟,卻是損失慘重。

一場大戰下來,可謂是死傷無數。甚至就連月狼的幾位心腹,也都慘死在了大戰之中。

這讓月狼充分認識到了拉法爾和告魯斯伯爵的恐怖,絲毫沒有勝利後的喜悦,反倒是充滿了恐懼和擔心。

因此這一次他們之所以能取勝,完是仗着人多勢眾,可是下一次呢?那結果可就不一定了。

畢竟……

人家屁事沒有,自己這邊卻死傷慘重,此消彼長,長期以往下來,結局如何可謂是一目瞭然。

每每想到這裏,月狼都會頭疼無比,他甚至生平第一次有些後悔當這勞什子的魔界之王了。

最終。

月狼認慫了。

咱惹不起還躲不起嗎?

“搬遷?”

當麾下的妖修們,得知這一命令的時候,大部分都是懵逼和不解的。畢竟之前的大戰分明是我們獲勝了啊,為什麼還要搬遷,這不是明擺着告訴人家,自己怕了對方嗎?

妖修們很疑惑。

有支持贊同的,也有拒絕離開的。

對此。

月狼也沒有發火。

充分的展現出了自己作為魔王的寬闊胸襟,對麾下的態度,就只有一個——想走就跟着,不想走也行。

但從今以後,就跟妖修聯盟再也沒有任何關係了,真要出了什麼事情,別想再獲得任何的幫助。

這下子,大部分妖修都老實了下來,紛紛同意了月狼的撤離計劃。只有個別頭鐵的,仍舊選擇繼續留下來。

然後……

這些妖修不是被直接打死了,就是被送到了白小飛的實驗室,成為了一個個試驗材料和小白鼠。

簡直慘的一批!

……

PS:感謝訂閲!更新奉上!求個月票、推薦、打賞支持,無憂感激不盡!另外新書《我有一座無限島》已經發布,喜歡的朋友可以支持一下,討論的相關劇情和發展,噴子勿擾,謝謝!